太古獨角獸與原動天
對全世界都保持一定興趣的喜陰植物。
興趣消失就會枯竭而死。
性格糟糕,混亂邪惡。FO前請謹慎。
你不一定會喜歡我,更不一定喜歡我所喜歡的一切。
 

《段子》

少女回頭遙遙望去,已望不見故都的城墻。

奧州的櫻樹宛若層層疊疊薄霧,將迎親的隊伍籠在當中。她忽然想起兒時最為喜愛、卻不知丟失到何處的一枚手鞠,顏色也是這般華美的櫻粉交織。那年她五歲,哭著找尋心愛之物而不得,母親陪著四下里尋覓,一副更著急的模樣,最後應許替小女兒再做個更漂亮的。

那天的雪地,就和身上的婚服是同樣潔白,純然無暇,覆蓋在整個庭院里。幼小的少女還紅著眼圈時,在廊下被父親抱起來——一向嚴肅的父親,竟露出了笑容,這令她一直無法忘懷。

“五郎八,你以後是要……”

父親說了什麼來著?

白無垢的邊緣露出艷麗的朱紅。藏在袖筒里的一雙手,靜靜地握緊了金子做的十字架,那上面的雕花在皮膚上硌出印痕,泛著令人垂憐的薄薄血色。

自今日與這奧羽、與這故土、與兩親一別,便不知何日能再相見。

想來,那枚手鞠是落到了地板下面。

(1599年正月,伊達家與德川家定親。1606年,五郎八出嫁。)

评论
热度(1)